特朗普三段婚史:第一位妻子女强人、第二位恋爱脑、第三任拿不住

1885年,一名16岁的德国理发学徒、逃兵役来到美国纽约,在西部淘金热中经营饭店发家,1905年生下长子弗烈德,弗烈德靠开发军人宿舍和廉租公寓成为地产大亨,1946年第四个孩子在纽约出生,取名唐纳德·特朗普。

弗烈德以节俭著称,一生积累的财富超过2.5亿美元。弗烈德有意让儿子们继承家业,但长子一心要做飞行员,转而重点培养次子特朗普,励求他自信、强硬,来适应残酷的商场。

特朗普从小活泼好斗、倔强狡猾,经常在学校惹是生非、家里母亲更管不住他,13岁便被送到军校待了5年,20岁托关系入读名校沃顿商学院,拿到一张经济学士文凭后、进入父亲的地产公司。

走进社会的特朗普,更像一位花花公子,特朗普身上少有德裔的严谨和规矩,喜欢夸夸其谈和虚张声势,在灯红酒绿、推杯换盏的商业社交场合如鱼得水。

身高1米88的特朗普仪表堂堂,经常坐着加长凯迪拉克出现在纽约的高档餐厅。

伊凡娜有着亮金色长发和小麦色肌肤、裸脚182公分的高挑身材、滑雪运动员特有的健美窈窕,带着异域热情的明艳双眸、倏然击中了特朗普流连风月的浪子之心。

一家高级餐厅门前,伊凡娜和一帮模特闺蜜,正为没预约不能入场而犯愁。特朗普翩翩而至,用自己和餐厅老板的私人关系、帮伊凡娜开了绿灯,饭后还悄悄给她们把帐给结了。伊凡娜颇生好感,自然而然坐进了特朗普的加长版凯迪拉克。

伊凡娜比特朗普小三岁,出生在东欧国家捷克,除了是奥运会滑雪选手、还是一名有着心理学和语言学双硕士的学霸。不仅聪明、漂亮,而且很有事业心和自己的方向感。1971年嫁给一名加拿大人获得枫叶卡、两年后离婚进军模特界,到更具挑战性的美国打拼、直到遇见特朗普,并在相识9个月后成婚。

婚后伊凡娜成为特朗普的贤内助,作为一名出色的建筑设计师、参与了特朗普旗下多个项目的工程设计和装修工作,包括特朗普大楼、纽约君悦酒店和大西洋城赌场酒店、还出任了纽约广场酒店总裁。伊凡娜生下两子一女,女儿便是日后出尽风头的“第一千金”伊万卡。

喜欢掌控全局的特朗普、内心甚至对强人非常反感,哪怕妻子是如此的优秀,他认为自己是娶了一个商人而不是妻子、并开始后悔将伊凡娜带入商界,在被伊凡娜交待该怎么做时、心中的难堪和不满与日俱增。特朗普形容,吃饭时坐在同一张餐桌上,内心里却觉得两人形同陌路。

1985年,特朗普在大街上邂逅了好莱坞女星玛拉。玛拉比特朗普小17岁,曾是“夏威夷热带小姐冠军”,有着一头蓬松长发、精致五官和楚楚动人的双眸,温驯可爱、喜欢依赖,完全是恋爱脑风格、与强势的伊凡娜迥然不同,很快、特朗普便在玛拉身边沦陷,开始背着伊凡娜与她打电话、偷偷约会,以事业为中心的伊凡娜、一直都蒙在鼓里。

时间到了1989年,特朗普全家到科罗拉多Aspen山滑雪度假,27岁的玛拉居然也追了过去,并在跨年夜上当众向伊凡娜“逼宫”:“我要你的老公,他已经不爱你了。”

1990年元旦,特朗普外遇的消息占据《纽约每日新闻》头版28天,特朗普对记者说,不喜欢和生过孩子的女人在一起。

到了这一步、无可奈何的伊凡娜决定退出婚姻,跟特朗普打起来离婚官司。在法庭上、特朗普并不是伊凡娜的对手,最终、伊凡娜获得了特朗普一次性支付的1400万美元现金,一套价值1200万美元的别墅,一幢特朗普广场公寓和每年65万美元的赡养费。

13个月的离婚官司让特朗普元气大伤,生意也跌入低谷,特朗普四处奔走、要求银行延长债务,老父亲弗烈德也出手相助,算是挺过难关。

1993年10月,玛拉生下女儿蒂凡妮,同年12月,两人在纽约广场饭店举行婚礼。

玛拉是个恋爱脑的女人,而特朗普则长期穿梭在商务聚会中间,玛拉嫌他总是没时间陪自己。耐不住寂寞,玛拉跟特朗普的一名保镖走到了一起。

1996年,一名警察发现、玛拉与特朗普的保镖韦格纳在海滩亲密漫步,随后、特朗普将这名保镖开除、并与玛拉分居,两年后正式离婚。玛拉要求2000万美元的分手费,有了头次离婚教训的特朗普早有预案,最后只给了玛拉200万美元。

特朗普的审美似乎永不会变,要成为他的意中人、必须满足三个要件:模特、金发、小麦色肌肤。

特朗普与玛拉离婚一个月后,在广场遇到了一位极具个性的嫩模:棕黄色长发、小麦色肌肤但颜色很深、立体的五官、深邃锐利的眼神,让52岁的特朗普一见倾心、主动要了梅拉尼娅电话。

梅拉尼娅1970年生、是斯洛文尼亚人,16岁开始做模特、还是一名模特经纪人、会说6种语言。认识没多久,特朗普便走到了一起,并在2001年搬进了特朗普在纽约第五大道的空中别墅。特朗普出手也是相当阔绰,送过梅拉尼娅一只镶满钻石的金表、25克拉的大钻石,还帮她成立了一家模特经纪公司。

2004年,特朗普用一颗价值150万美元的祖母绿钻戒向梅拉尼娅求婚,次年1月在棕榈滩举办了婚礼、当时克林顿希拉里夫妇也到场参加。

梅拉尼娅在2006年生下小儿子拜伦。比特朗普小24岁的梅拉尼娅骄傲倔强,对特朗普言行处事多有不满,期间两人一直分分合合,有传言说梅拉尼娅跟特朗普只是为了获得美国公民身份、和较为优裕的物质生活。

2016年,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,梅拉尼娅顺理成章变身“”。与展现在公众面前的夫妻恩爱形象不同,其实两人之间有着不小的隔阂。据称梅拉尼娅与特朗普约法三章,不许他在公众场合接吻时碰到自己的嘴唇,在走下“空军一号”时、还曾一脸嫌弃的两度拒绝特朗普牵手。让外界质疑,特朗普与梅拉尼娅只剩下“形式婚姻”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