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大毕业、带薪上《浪姐》她才是跨界娱乐圈的最大赢家

13年来,刘恋边工作边玩乐队,工作做到了高管,音乐事业也在持续爬坡。她既不像一些人为了艺术一条路走到黑却无法养活自己,也不像另一些人持续追梦但老去后臣服于世俗。

上周,在《浪姐3》三公被淘汰的女星刘恋,因自嘲带北大毕业证去节目没人看,登上热搜第一。

起因是在一档脱口秀节目上,她开口便笑称节目主演、曾在奥美实习过的李诞是懂事的员工小李,并欢迎他当老板累了、随时回奥美,自己来当领导。

又调侃大众崇拜名校光环这件事, “浪姐”节目组就没找自己要北大毕业证,当初自己带过去、白带了。同时,她又转手掏出了北大毕业证说,网传的校训是假的,北大没有校训这事只有北大人才知道。观众笑倒一片。

既自带名校光环,又善于自嘲名校光环,坦荡的聪明与才气,让刘恋被网友夸为“智性恋”天才。

北大本科、4A广告公司总监、得过金曲奖的乐队主唱、《浪姐》唱跳只是带薪兼职……这些自带的才气与流量密码,再加上刘恋本人向外生长的灵活,亦让她即便被节目淘汰,其故事与口才还是有很多机会传播。

最近,网上又流出了不少刘恋参加职场和推理综艺的路透。网友笑评,《浪姐》早该珍惜刘恋,她也该早点说说北大的事,就不会被淘汰了。

智性恋,即,在择偶上更强调对方的高智商言行的群体。他们认同“Smart is the new sexy”,喜欢天才,倾慕的代表人物是《神探夏洛克》的卷福、《后翼弃兵》的女棋手贝丝·哈蒙。

在《浪姐3》第一期,刘恋自我介绍时提到,自己有两首歌被《浪姐》买了版权,《明天的烦恼留给明天》还是第一季开场曲。

接着,初舞台表演,刘恋强调要和其他女星有风格差异,选了《在你的婚礼我多喝了两杯》,放大自己身上慵懒气质,加强女爵士歌手的形象,并按秒扣表演细节,比如,念白时敲杯子、唱歌也不忘演绎、最后阶段演奏吉他和卡祖笛。

更强的是,刘恋在上台前一天做PPT到凌晨一点半,把歌曲、服装与走位编排的内容,精细化地给到了节目组,还将交上去供选择的三首歌中,弱化了后两首,以供“甲方”顺利通过第一首。这种只有社畜才懂的心机,也拿捏了观众。

专业水平本就过硬,还懂整活和营销,姐姐们内部投票环节,刘恋直接高票当选了队长。

但更为高光的是,在一公抢歌环节,刘恋成了事前诸葛亮。她观察到,隔壁组长宁静在博弈时,是孤注一掷的类型,就向那英预判道,对方会把所有票数压在唱秀上,以小博大,最后宁静方的票数一定是“0、0、24、0”。

刘恋建议那英,第二轮只用出一个筹码,便能四场all in。但连规则都没搞明白的那英朴素地认为,筹码多,可以每轮都放一点。最终,本能稳赢全场的那英组,错失了刘恋最喜欢的那首歌。

刘恋的“神算”被证实后,那英不禁捂嘴惊呼她真的很厉害。弹幕上不少人亦是叹服,北大学霸混10年职场后,真是走一步就能算三步。

接着,到了第一次公演,舞台《雾里》结束后,刘恋没有介绍自己,反而有条不紊地向观众推出团队,说她们值得被喜爱,介绍唐诗逸是首席舞者、齐溪是文艺电影女王、朱洁静开嗓“千山鸟飞绝”,周全又强势地控住了场。

知道自己聪明,亦用这种聪明照顾别人,又了解节目组和观众需要什么噱头,难怪刘恋招“智性恋”喜欢。她的搭档、乐队Mr.Miss成员杜凯则说,刘恋在节目中90%的表现,都更像她在现实职场的那面。

2019年,29岁的她还在任副总监时,《送一百位女孩回家》的节目组来到了奥美。身高172公分的刘恋身穿黑白套装,气质干净、话语简洁,颇符合大家对职场女高管的刻板期待。

但马上刘恋解释,衣服是从同事身上扒的,自己平时不怎么在公司出现,一般都在出差、跟客户开会、搞音乐,即便在,也只是拖鞋和T恤。

看似散漫,但同事爆料,刘恋其实在工作上非常强势,一定会表达己方诉求,无论坐在对面的客户等级多高,照怼不误,跟谁都能吵架。

而且作为斜杠青年,刘恋并不耽误公司的正事。过往,用年假巡演时,刘恋白天演出,凌晨五六点钟便能交给同事广告方案。她之前经纪人的朋友也在豆瓣发帖,说刘恋晚上不睡觉,一次巡演后回酒店,由于太累,经纪人躺下睡了一觉,半夜醒来,发现刘恋还在做PPT。

奥美是广告业头部,不少网友猜测刘恋会不会年薪百万。但根据招聘网站信息,今年年初,奥美副创意总监(文案方向)职位薪资在2.5万到3.5万,网友亦爆料,4A同等级公司副总监月薪3万、总监月薪4万多。

刘恋现任的是汽车组创意总监,预计月薪四万上下,是带十几人团队的中层管理。但即便不是高管,33岁能当总监的她,也相当精英了。

前不久,那支在社交平台刷屏、不少人都说看到了女性的野心与力量的广告,奔驰与巩俐合作的《全情、全新》就是刘恋写的文案。几年前,奔驰MBUX人机交互系统的微电影广告插曲,也是刘恋写的《当你见到我》。

一手写歌、一手文案,也许只有高考总分687、数学满分的刘恋,才能拥有这自嘲得很潇洒的才气,和“乙里乙气”、快速解决问题的能力。

2019年《乐队的夏天》里,她演唱完毕,评委却一直打探着这对搭档的关系,刘恋深感音乐不被尊重。后来,便在即兴battle的环节,临场发挥了一段歌词,唱道“请尊重一男一女工作的关系。”

参加《浪姐3》前,虽然,刘恋作为Mr.Miss乐队成员出道了13年,该乐队又在2017年时力压动力火车和草蜢乐队,斩获金曲奖。她本人亦在2018年入选了福布斯中国“30位30岁以下精英”。

但由于,乐队风格小众到有次演出只有8个观众,当时,刘恋更像一个半红半素的上班族。

而这次参加《乘风破浪》后,刘恋因受“智性恋”喜爱,迅速走红。刘恋在节目之外的言行,也成为了人们佐证她“智”的延伸。

比如,网友夸过“神算”那个事就处理得很好。当观众纷纷吐槽那英的时候,被心疼的刘恋马上发博,称没多大点儿事,别再cue自己和那姐了。这些话,便散了。

还有个上了热搜的回应是,刘恋三公淘汰后于文文生无可恋、观众叹息,她却说,人还活着。

红了后,刘恋对过往也没有遮掩。有人扒出,在上大学期间,刘恋曾和同为女孩的泰国留学生陈清銮谈过恋爱。她自己亦在歌里写下,曾谈过5个男或女朋友。

她曾介绍,自己当初去金曲奖领奖时,刚坐在台下,本来因为有喜欢的音乐人在,特激动。杜凯来了一句,现在起,他们都是你的同事了。

从此,刘恋的职场惯性,让她不由得开始分析“同事”们的歌曲特点,导致歌都不能好好听。

不仅走到哪哪就是职场,后来,刘恋还分享,自己似乎已经适应了刚接受完前台的掌声后,又得下台赶PPT、随时准备和客户沟通的生活,这种“分岔”,给了她一种不确定的美好。

但与此同时,她还能身为职场中层管理,对自己的年龄焦虑和女性议题,一齐做出讨论。比如,刘恋曾在采访中感叹时间流逝,担心到了30+的年纪,自己的体能和灵感是否还能跟上。

她又结合起,身边“从事广告业的女性有很多、但老大大多都是男性”的状况,探讨女性是否因为家庭责任或社会期待,无法像男性那样,做一个浪漫的“浪子”,以此保持充沛的创造力?

6月底,有人爆出刘恋2019年在豆瓣评价,房思琪是文艺病,引起舆论风波。

房思琪,是作家林奕含所著《房思琪的初恋乐园》里的主人公,她在13岁时被老师,无法接受她热爱的艺术非常痛苦。而现实里,2017年4月,作家林奕含因不堪抑郁症的折磨在家中自缢身亡,这是她生前留下的唯一长篇小说。

而刘恋则能把房思琪的痛苦,称作是文艺病,被不少网友翻出,说她所谓的有才背后,其实是利己主义、本性冷漠?得了“精英病”?

网友的意思是,正如,现在居然都有教授说解决穷困的方法是,利用业余跑跑网约车或者把空房子租出去;经济学家陈浩亦说,中国家庭谁家没个50万?人们对待世界的方式往往逃不出自己脑海的认知,“何不食肉糜?”

尽管也有很多人觉得,对待文艺作品,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,可以理性讨论,为何看到异议就乱棍打死?

但最后,刘恋没有正式回应“书评翻车”这件事,但她的豆瓣主页现已无法被陌生人查看。

偶尔,会有一些喜欢她的网友惋惜,经此风波,刘恋本来鲜活立体的形象,逐渐被压扁平。

理科裸分669分、后参加《创造营2020》的北大状元李丞汐:学韩语出身,裸辞北漂当演员,无房无车、终回到家乡、想在32岁裸婚的北大校花彭高唱。

以及,毕业于常青藤名校宾夕法尼亚大学,曾就职于“四大”之一的普华永道,被一些网友称为现实版唐晶、现在在跑龙套的,前金融女邵逸凡。

这些女孩都是名校出身的职场女性,也有年纪更小、更“孤注一掷”投身于演艺事业的人,为什么大多数仍不为人所知,红的只有一个刘恋?

她们落败的原因是,身上斜杠青年的标签不够多?还是,女性只有在30+后,由智慧主导的美丽,才更能让人看见?

之前,当媒体问到,如果把自己打造成一个产品,觉得专属卖点是什么时,刘恋脱口而出的是“我的稀缺性”。这句话,透露颇多。

如果把娱乐圈当作一个特殊职场来看,一个求职者如若了解自己的独特优势,并能用过往经验,将现阶段工作需求衔接起来,定能如鱼得水。

我相信李丞汐、彭高唱、邵逸凡等人进入娱乐圈时,也享受过名校在这个职场“稀缺”的福利。但这种稀缺性只能帮她们进门,进门之后呢?

鉴于演艺圈工种特殊,各方面能力发展持平不重要,重要的是能有某个异常突出的点,彰显个人IP、不至于泯然于众人。

正如,观众不会要求杨超越高数满分、何炅长到180厘米一样。能在娱乐圈职场无往而不胜,最最重要的要素,还是得有别人无法替代的稀缺性。

这次,刘恋参加节目时就说过,电视会把人拉胖,她见到姐姐们真人的感受是,“天啊,怎么可以这么瘦、这么美”,自己控制饮食和健身到极致,还是无法消除女明星和普通人之间的差距。

毕竟她既不像一些人为了艺术一条路走到黑却无法养活自己,也不像另一些人持续追梦但老去后臣服于世俗。13年来,刘恋边工作边玩乐队,工作做到了高管,音乐事业也在持续爬坡。

坚持即便再出名,也得有个正职、养活自己的这个行为,亦增加了成名的稳定性与可能性。

并且,刘恋在工作中积累的一方经验,也让她减少了身为艺术创作者的清高,多了很多商业性与大众性,比如,她有意在歌词里出现重复主题的中心句,观众记忆点变多,红的机率也增加了。

刘恋还时刻调整视角,让自己作为自己的观众,检查作品有没有落伍。又清楚地知道自己的优势在于文字表达能力、逻辑能力等“智”上。于是,她的口才与搞笑梗,在综艺《浪姐3》上发光。

而且,艺人和观众有时候,属于“推拉”的关系,当一个人特别想红的时候,观众缘反而没有那么好。大众心里,往往怜爱“美而不自知”“可以红却不想红”或者“陪朋友面试自己却当上主角”的人。

就像去年某男团节目里,利路修很想躺平离开,网友却给他投票,逼他在节目好好上班一样。

《浪姐3》里的刘恋,始终说,红了,也不在娱乐圈待着,主业还是广告公司。那才有安全感。

观众的心态看似矛盾,但刘恋应该早就明白,毕竟她曾经和杜凯说过,广告业不也这样吗?为了市场,得迎合消费者,所以往往用名利双收的人拍“孤注一掷”的短片。

“拜托,大家都说喜欢小众文化,实际上市场买的都是看似小众、其实大众的文化。”

所以,娱乐圈、广告圈、金融圈,哪个职场都一样。理论上,一个聪明又稀缺的人,进入任何圈层都会比其他人攀爬容易得多。

特别声明:以上内容(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)为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用户上传并发布,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。

拍完《萧十一郎》后,于波拿着260万在北京买了2套破烂四合院,朋友都笑话他有钱不买好房买破屋,于波回他:你不懂

山东一地开学推迟到9月15日!山东9所中学校长调整!教育部发布开学最新通知!

小米13 Ultra提前确认!雷军:下一代Ultra旗舰将面向全球发售

曝苹果 Apple Watch Pro 配备更大的 47 毫米表壳,搭载纯平屏幕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